德甲

九荒帝魔决第五百五十八章梦中人

2020-01-24 22:43: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荒帝魔决 第五百五十八章 梦中人

自天殿出来,夜幕已经降临。

叶枫看了看天色,迈步踏空,落入了桃花林。

睹物思人,叶枫只感身心疲惫,静静躺在岩壁之下,抚摸着茯苓刻下的画面,陷入了沉睡。

深夜里,并不平静。

此刻,大楚玄州破龙宗,来了一个奇异的女子,遮着面纱,抱着琵琶,立在破龙宗灵山之上,如梦似幻,似隐似现,就如梦幻中的人一般。

这女子,叶枫若见到,必定认识,因为他见过这女子,当年在幽冥古城,就是她弹了一曲飘渺之音,让千辛万苦想要回到恒岳宗的叶枫,勾动了心底最真实的思念。

我要妖冥花。女子话语轻灵,没有丝毫杂质,如灵水潺潺,如天籁优美,带着些许哀伤,就如她弹得琵琶音律一般,带着太多情感。

叶枫蓦然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已不在桃花林,而是身在一片奇异的场景之中。

这。叶枫豁然起身,眸中射出一道锐利的神光。

不怪他露出这般神态,只因这场景太过怪异。

身前,是一座马棚,马棚中是十几匹灵马,马棚前一个颤巍巍的老人,正在端着竹筐不断往马槽中扔草料,那老人,仔细一看,可不正是于丰吗?

这是恒岳宗。叶枫眉头一皱,眼睛微眯的看着四周,他看到十几个小马夫,正在忙碌碌的准备草料。

叶枫,别愣着了,我们有好多事要做的。身后,憨厚的石娃拍了拍叶枫肩膀。

叶枫回头,迎面便看到了石娃灿烂的笑容,他这才发现,自己的个头和石娃的不分上下,叶枫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少年。

这是梦吗?叶枫凝神静气,运转法力,想要冲破这怪异的束缚。

但,此刻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连半点法力都如法牵动,内视自己的丹海,他双眸再次猛地眯了起来,但下腹丹田处,哪有金色的海洋,根本就是贫瘠一片,说白了,那就是他的此刻的丹田,还在闭塞状态,他根本就不是修士。

没有蓬勃的气血,没有霸道的肉身,没有磅礴的本源,这所有的感觉都没有。

感觉是如此的真实,叶枫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而后从地上捡起了一截树枝,折断了之后,狠狠的插进了自己的大腿之上。

顿然,伤口显现,红色的鲜血顺着大腿流淌下来,刺骨的疼痛让叶枫不由得闷哼一声,这疼痛,已让他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

既是梦,何必如此真实。叶枫喃喃,虽然很痛,但却面不改色,比这更痛的万蛊之术他都没有叫一声,这点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臭小子,你作死啊!于丰慌忙走来,铁青的脸看着叶枫,忍不住的呵斥,就算不能修炼,也用不着这样啊!

声音是如此的清晰,大腿上鲜血不知,刺骨的疼痛让叶枫身体颤抖脸色苍白,不由得瘫倒了下去。

于丰见状,慌忙上前,拖住了叶枫。

一番忙碌,那插进大腿的树干,已经被拔出,包扎之后,叶枫被放在了草床之上。

叶枫,你好好休息,别做傻事了。石娃坐在床边,两只黝黑的小手儿握着叶枫手臂,憨厚朴实的他,不肯挪离半步,生怕自己走后,叶枫会再次自残身体。

石娃的话语回荡在耳边,但叶枫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躺在草床上,叶枫神色漠然,脑中思绪飞快的运转,眼前的一幕,只能用诡异来形容了。

幻境吗?叶枫心中喃喃。

通常,达到他这种级别,又是在大楚玄宗,又有直逼本源的能力,整个大楚,几乎没有人能将他带入幻境之中,而且,这幻境还是这么的真实。

不是幻境。叶枫眸中闪着的光泽,逐渐暗淡了下去,因为极度虚弱的身体,让他双眼皮不断抖动,终究是在闭合中,沉睡过去。

如此,九日转眼过去。

叶枫整日都躺在草床上,静静冥思,希望可以找到破解这奇异场景的方法,却终不得法。

艳阳高照,草屋中,叶枫借着竹仗的支撑,踉跄跄的走了出来,走出了破败的小园,身后,石娃不紧不慢的跟着,憨厚的他,还在担心叶枫做傻事。

出了小园,叶枫便仰头看向了上方。

那里,恒岳宗的灵山云雾朦胧,灵气飘飞,氤氲缭绕,期间仙鹤衔枝,于云端中翩舞,整个入眼场景,就好似仙境一般,与记忆中的恒岳宗一般无异。

恒岳宗。叶枫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伸出了手掌,遥遥探去,虽然隔着万千丈,但却好似能抚摸到恒岳宗灵山一般,心灵的趋势,让他不由得迈动了脚步,想要通过石阶,走上那恒岳宗的灵山。

现实中,他已然屹立于巅峰,有那个实力俯瞰太多人,但心中那平凡的夙愿,依旧未曾改变过,那就是重新做一个凡人,虽然他很想走上去,但终究还是驻足了。

在这里做凡人。叶枫喃喃一声,静静望着恒岳宗灵山。

接下来的几日,叶枫在这怪异的场景中,充分扮演了当年小马夫的角色,虽然再没有盖世的实力,也会如当年一般被欺负,但这生活平凡的洒脱,不用肩扛沉重的负担,在这安逸之中,寻求平凡。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叶枫都会独自跑到石阶的尽头,静静的等待着,这里发生的一切,逐渐和当年的事情相契合,叶枫在等,等茯苓的出现。

你会从这里经过吗?叶枫静静看着长长石阶,嘴角露出了温情的笑容,他在自欺欺人,就算是幻境,也要等到那人的出现。

一日日过去。

这一日,叶枫做完了于丰交代的事情,又守在了石阶前。

夜空深邃,碎星如尘,这一日的夜,那那时的夜很是相像,叶枫屏住了呼吸,静静看着那石阶尽头。

终究,一阵香风拂来,一个白衣女子缓缓走出,沐浴在月光之下,三千青丝如水波流淌,翩翩如仙子,不然尘世纤尘,如梦似幻的美。

苓儿。叶枫嗓子中似是被东西卡主一般,哽咽声吐出,眼中已是热泪盈眶。

他终究是等到了那人,算的很是精确,那年就是这一天,茯苓回到了恒岳宗,而且还在妖兽森林,被叶枫看光了身体,在这场景中,他是废体,不能去妖兽森林那初次相遇的地方,他只能在这里等。

香风拂来,茯苓已然走至。

叶枫慌忙上前,颤抖的手掌忍不住探了出去,想要抚摸茯苓的脸颊,但终究还是缩了回来。

你是恒岳宗的人?茯苓似水的美眸在叶枫身上扫过。

魂牵梦萦的声音再次响起,叶枫已然遏制不住的泪水,涌出眼眶,每一滴都藏着温存的情,点着头,叶枫哽咽的笑道,我叫,叶枫。

嗯!

茯苓轻嗯一声,神色有些冷漠,白衣飘摇,染着光华,自叶枫身侧,翩然而过,恍若隔世的相遇,却也只是匆匆一现,路过的茯苓,已经翩然走过。

叶枫心中突然疼了一下,怔怔的立在原地,看着茯苓远去的背影,他那抬起的手臂,只得颤抖抖的垂了下来。

这就是做凡人的代价吗?叶枫傻傻的,笑得有些发癫,微风拂来,吹乱了他的黑发,消瘦身影越发的萧瑟了。

两行泪水划过脸庞,他开始明白了所谓的因缘,他想重新做回凡人,过平凡的生活,但那只是憧憬罢了,若是在这里做凡人,便不会再与茯苓有交际,就如此时,刻在心上的伊人,也仅仅只是他人生中的一个过客。

来生,桃花树下!

叶枫落寞的转身,一步踏下,睁开了双眼。

眼前场景是大楚玄宗,而他此刻就在桃花林。

梦境吗?叶枫轻轻摸着脸庞上的泪水,此刻还未风干,茯苓那远去的背影,让他着实心痛。

小子,到你这个级别,竟然还会做梦,不科学啊!悠悠的声音响起,思绪还在梦境中滞留的叶枫,被这突兀的话语惊醒了。

抬眼,他看到了悬浮在身前的小金蚕和元光小天昊,俩货大眼骨碌碌的转动着,贼溜溜的看着叶枫,不晓得叶枫沉睡这段时间,它们到底来了多久。

我睡了多久。叶枫缓缓起身,刚刚走出奇异的场景,饶是他,也还在现实和虚幻中徘徊,分不清到底过去了多久了。

不多不多,二十日而已。小金蚕竖起了毛茸茸的小爪子,我都给你算着嘞!

和那奇异的场景,是一样的时间。叶枫面不改色,但心中却是在喃语,现实中是二十日,而他在那奇异的不知是幻境还是梦境待得时间也是二十日。

这是巧合吗?

叶枫心中这样问着自己。

梦见啥了。元光小天昊凑了过来,大眼圆溜溜的看着叶枫。

轰!

不待叶枫言语,一道轰鸣,便从一个方向传来,震动很大,惊动了大楚玄宗的强者们。

破龙宗。叶枫抬眼一看,转身消失不见。

南阳市中心医院
苏家屯区中心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贵州哪家医院好
台州市男科医院在哪里
青岛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