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妻子红杏出墙丈夫砍死情敌改名当老板逃亡5

2019-06-09 17:38: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妻子红杏出墙 丈夫砍死情敌改名当老板逃亡5年

10月28日凌晨,岳阳云溪看守所内依然灯火通明。一辆警车警灯闪烁,缓缓地驶进了院内。车门打开,一名文质彬彬、手戴着铐子的中年男子被民警押下车。谁也想不到,这位文雅书生竟是杀人嫌疑犯戴新。5年前,因恼恨妻子出轨,戴新伙同两名妻弟砍杀情敌。在5年的逃亡生涯中,戴新还改名换姓成为了深圳一家工厂的老板。  少妇红杏出墙 丈夫屡遭欺凌  穆芬是个靓丽的女子,她兄妹4人在长岭炼化公司经营大酒店、做化工生意,家里很富裕,本世纪初,穆芬嫁给了长炼职工戴新。婚后一年,小俩口添了一个漂亮的女儿。戴新出身书香门第,父母是大学教授。这个三口之家是世人眼中的幸福家庭。可是,穆芬不甘寂寞,婚后不到两年,便认识了临湘人朴云。朴云高大英俊,擅长甜言蜜语,初次见面,便把穆芬哄得云天雾地。当晚,穆芬就倒在朴云的怀里。  朴云家有妻儿,却不务正业。两人自从有了苟合之事后,朴云就露出了一副无赖相,不断找穆芬要钱放高利货,如穆芬稍有不如意,就打骂。2005年五六月间,戴新知道了穆芬与朴云的丑事,一怒之下与穆芬办理了离婚手续,朴云也抛弃妻儿与穆芬公开姘居。  戴新离婚后继续与前妻、女儿生活在一起。戴新深爱穆芬,即便离婚了,他还一直默默关爱着她,像以前一样照顾她的生活起居。朴云不高兴了,时常威胁戴新,要打死他,放火烧掉他的房子。戴新知道自己不是朴云的对手,制作了一把不锈钢砍刀,以防不测。  砍伤情人兄弟 少妇出钱了难  穆芬没有想自己只是朴云玩弄的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并且还一直与前妻保持关系。2006年春节期间,穆芬到朴云家,看到朴云的前妻住在这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与朴云的哥哥、前妻发生口角。朴云不由分说暴打了穆芬一顿。  穆芬哭着打把挨打的事告诉了二哥穆林。穆林叫上大哥穆树、朋友郭光一起赶到朴云家讲理,朴云一家却不讲理,话还没有说上几句,朴云的哥哥及前妻用刀将穆家来人砍伤。  事后,朴云的哥哥托人找到穆林讲和,赔偿穆家兄妹等人的医药和损失费用6万元钱,要求穆家不要将这事告到司法机关。出于情面,穆林答应了。第二天,穆家收到朴家托人送来的2万元钱。之后,再就不见朴家的一分钱。穆林聘请了律师,要跟朴家打官司。朴云打威胁穆林说:“我朴云打了人从来不出钱,那2万元钱是你妹妹穆芬出的。你敢再告状,我就搞死你,剁了你全家。”  妹妹的不争气、朴云的嚣张让穆林气得差点吐血。从这以后,朴云隔三岔五打威胁羞辱穆林。朴云的嚣张气焰像阴云一样笼罩着穆家兄弟,为防不测,穆家兄弟准备了几把砍刀放在家里。  穆芬害怕这样闹下去没完没了,偷偷地塞给朴云4万元钱,要他把这钱给穆林。  羞辱情人兄长 情郎命丧刀下  4月27日中午,朴云打要穆芬到岳阳会面。在茶楼幽会时,朴云告诉穆芬,用那4万元钱买了一辆汽车。穆芬非常生气,与朴云吵了起来。朴云抓起茶桌上的碗朝穆芬头上砸去,然后拍屁股扬长而去。  穆芬独自在茶楼伤心地哭泣时,前夫戴新打来,穆芬哭着把刚才的遭遇告诉了他。戴新急切地问她在那里,穆芬不回答关挂了机。戴新四处找不到穆芬,非常着急,打把这情况告诉了穆林。穆林在寻找妹妹的过程中,接到朴云的,朴云羞辱穆林说,林伢,你们全家人没卵用,有本事你们兄弟来搞我。  约晚上8时,心情不好,在家喝闷酒的戴新接到穆林的,穆林说,朴云在“阳光歌舞厅”喝酒,要他一起去搞朴云。戴新拿了砍刀,跑到“阳光歌舞厅”前与穆家三兄弟会合。穆林告诉朴云在歌舞厅的具体位置后,几个人挥着砍刀冲进歌舞厅,朝朴云扑去。积蓄已久的怒火烧红了他们的眼睛,戴新第一个冲上去,迎面狠狠地一刀,将朴云砍倒。随后,其他人朝朴云一顿乱砍,边砍边骂,刀刀致命。  命案发生后,穆林兄弟迫于法律的威慑力自首或被抓获,而戴新却杳无踪迹。2011年,缉捕戴新的工作摆到了新的云溪公安分局局长刘修赫的议事日程。副局长李洁、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张强受命领衔缉捕戴新。  教授道出隐情 民警人海缉凶  张强与追捕组民警对犯罪嫌疑人戴新的情况再次进行了分析,决定以做逃犯家属工作为追捕切入点。民警多次到某学院找戴新的父母宣传这次“清”行动的决心和有关法律政策,经过民警动之以情、晓之以法的规劝,老教授道出了一段隐情。  戴新本姓段,是老教授的养子。老教授是戴新的姑父,因无儿无女,戴新上小学时被过继给了老教授当养子,其亲生父母家在娄底市。并且了解到穆芬带着女儿戴星星也住在娄底市,但地址不详。  追捕组民警立即驱车到娄底市。可是,偌大一个城市,人海茫茫,到那里觅戴新的踪影呢?追捕民警分析,戴星星已经是读书年龄,很有可能在娄底市的那一所学校读书。  娄底市区共有40多所小学,数万名学生。民警在市教育局的帮助下,一所接一所学校查找,一页接一页地翻阅花名册。查找了38所学校,翻阅万份花名册,终于在娄底市第五小学看到了戴星星的名字。通过交谈,民警得知孩子的妈妈叫穆芬,爸爸在外地做生意,很少回家。  张强将追捕民警分成两个小组,一组对穆芬的住处昼夜秘密监控,另一组进行外围侦查。  外围侦查组奔波娄底、双峰、邵阳等地对戴新所有的亲属进行了秘密查控,尽管没有发现戴新的踪迹,但摸到他的弟弟妹妹在深圳的信息。追捕民警决定暂停在娄底的追捕工作,挥师南下到深圳。民警在深圳市公安局的暂住人口管理系统找到戴新的弟弟段川在保安区龙华工业园开工厂的信息。  在侦查中,民警摸到该厂股东是段川、段琼和禹进华,十多天前禹进华突然离厂不知去向的信息。段川和段琼是戴新的弟弟妹妹,民警分析禹进华可能就是戴新。是什么原因使戴新突然离去呢?戴新的突然失踪,使追捕工作又陷入了僵局。  另辟蹊径峰回路转 逃犯娄底落入法  10月7日,云溪警方的追逃工作会上,政委余雄咬牙再给参战民警加压:不惜代价,穷尽措施和手段,缉拿命案逃犯;抓不到逃犯,参战民警不回家。  主管刑侦副局长张卫国组织追捕民警反复分析前期收集的有关信息,认为追捕重点还得放在深圳,围绕龙华工业园查暂住人口和出租房屋。当天,刑侦大队大队长冯亚军率追捕民警再次南下深圳。  下火车后,民警直奔当地派出所。在数万张暂住人口登记卡片里,发现了禹进华的名字,打开电脑查看照片,民警眼睛一亮,照片是戴新的;其妻的登记名字是段琼,照片却是穆芬的。民警顾不上旅途疲劳,连夜到戴新的租住地,秘密接触租住屋房东。  房东告诉民警:9月20日以后,禹老板就一直没有回来。  民警围绕段琼开展侦查工作,通过深圳警方的协助,查找段琼和段川在保安区还有另一家工厂。不能确定戴新躲藏的具体位置,公开搜捕会打草惊蛇,民警决定秘密蹲点守候,对进出工厂的人员进行监控。  一个星期过去了,二个星期又过去了,没有发现任何可疑情况。民警们分析,戴新可能逃离了深圳,但没有充分的依据,因此在深圳布下的不能收,还要扩大。同时,有必要把娄底市穆芬的住处纳入侦查重点。法布开,警力不够,云溪警方又派出两个组。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张卫国亲率一个组到深圳增援,刑侦副大队长张强带民警郑伟赴娄底。  张强与郑伟赶到娄底市军干所后,秘密地找了一处制高点,对穆芬的住处进行监控。10月26日下午,张强与郑伟商量决定在该房所在小区走走,争取寻找到新的突破点。天道酬勤,他们这一转还真起到了作用,听到穆芬的邻居闲聊说,穆芬的丈夫回来了,今晚要请客。  信息振奋人心,追捕工作出现了重大转机。郑伟与司机迅速隐藏到穆芬住处前面,控制戴新的逃路。张强打与娄底市公安局联系,请求警力支援。几分钟后,支援民警赶到。民警们经过简短商量,决定趁穆芬家吃晚饭的时机实施抓捕。民警按要求迅速隐藏起来。  傍晚,穆芬家客人陆陆续续地进入。晚6时,房子里传出敬酒的声音。是时机了,民警破门而入,张强一眼看到戴新坐在饭桌里边,飞身扑上去,把目瞪口呆的戴新摁住。(文中人名除民警外均系化名) (长江信息报 熊卫民)

山西癫痫病医院
痤疮
卡波西肉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