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长生证道第七百一十一章入冢

2020-01-26 20:36: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生证道 第七百一十一章 入冢

“范道友,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此事肖某确有难处,并非是要刻意回避,故弄玄虚。”

刚才是诱之以利,现在凌霄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道:“此事运作之时我已与尚道友说得明白。本次借用剑冢一事,对本人及本宗来说,同样亦是干系重大。若是传扬出去,可能引起的后续影响不但肖某承受不起,恐怕范道友与尚道友也将如临深渊,是以不是肖某不想满足范道友的好奇心,实在是肖某不愿将两位无辜者莫名其妙地拖入一汪浑水。”

此话一出,不禁让范飞燕大为动容。尚文捷更是大点其头,被凌霄独善其身的“义气”深深感染。

半晌,范飞燕方才咯咯一笑,胸前一对尤物划起一道令人惊艳的波浪,嫣然道:“肖道友还真是有着一张利口!飞燕往日自负口才了得,今日在你面前也要甘拜下风。”

凌霄呵呵一笑:“范道友说的哪里话!其实道友深明大义,行事颇有巾帼之风,肖某才是佩服之至。”

说到这里,他袍袖一拂,桌上瞬时出现了三枚排成一线的储物符。

他含笑地看着范飞燕,将三枚储物符轻轻推向了她:“这里是六十万灵石,范道友请查验一下。”

范飞燕目光一闪:“灵剑尚未交割,肖道友便能如此放心?”

凌霄微微一笑:“我与尚道友相交莫逆,今日得见范道友之风采更是心折。两位如此人物,肖某又有什么不放心的?”

“哈哈……”尚文捷大笑两声,眉飞色舞地道:“范师姐,我看这事儿就这样……”

“闭嘴!”范飞燕没好气地喝斥一句:“我知道怎么做!还有,以后你可要好好跟人家肖道友学一学!”

“呵呵,跟我有什么好学的!”凌霄双手一阵乱摇,看着范飞燕道:“真正值得尚道友学习的,乃是范道友啊。”

“好了,不必互相吹捧了,这件事我同意了。”范飞燕咯咯一笑站起身来:“走吧。”

“现在就去剑冢吗?”凌霄倒是一愣,对范飞燕如此雷厉风行颇为意外。他原本以为,就算对方同意,起码也要再等上一两个时辰呢。

“对,现在就去,免得夜长梦多。”范飞燕应了一声,倩影一飘向前走去。

“肖兄,小弟就不跟随前往了,但愿你在剑冢的三日有所领悟。”尚文捷对着凌霄道。

“多谢尚道友,告辞。”凌霄对着他拱了拱手,身子一晃追随前方的范飞燕而去。

路上,范飞燕随口向凌霄简单介绍了一下剑冢的由来。

跟他了解的一样,剑冢的确是月华峰剑道修士的埋剑之所。由于其中充斥着充盈的剑意,对剑修来说可以说是一处“大补之地”,所以一开始只要是剑修,不管什么境界都能来此使用。

但是后来,峰主发现这种做法对剑冢的消耗太大,同时级别太低的弟子进入剑冢,非但得不到什么实质性的成长,而且反过来还会被剑冢的剑意误伤。所以,后来规定只准灵化以上的内门弟子进入,再后来又更换为只准修炼出来剑灵之胚的内门弟子进入。

一个时辰之后,范飞燕带着凌霄来到了一处山谷。

她与一名迎出来的守卫弟子交待了两句什么,然后转头对着凌霄道:“肖道友,你去剑冢需要使用谷中的传送阵,接下来飞燕就不再奉陪了。三日之后,剑冢会自动将你送出,届时你仍然使用传送阵回到此处即可。”

她又摸出一张刻着一把小剑的符箓,递给凌霄道:“剑冢已经近百年弃之不用,里面的剑意积存估计有些过大,届时如果你觉得适应不了,可以撕毁这张符箓,那样你也可以提前出来。”

凌霄接过符箓,拱手道:“多谢范师姐。”

范飞燕看着他跟随看守弟子消失在山谷之中,美眸之中蓦地闪过一丝莫名的心慌:“让他进去剑冢,真的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片刻之后便哑然失笑:“也就三天时间,他能掀起什么风浪?我倒是有些草木皆兵了。”

接着她摇了摇头,身形一阵模糊地消失了。

凌霄跟随看守弟子来到了一处空地,这里有着一座半亩大小的、闪烁着银光的法阵,旁边一块巨石之上写着两个鲜红的大字:剑冢。

凌霄心中一喜,举步踏了进去。

刚一走入,法阵之中便卷起一团银光,接着凌霄便在原地消失了。

身在阵中的凌霄眼前一阵银光闪耀,晃得他睁不开眼睛。同时,耳畔也是风声呼呼,割肤欲裂,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向何方。

几个呼吸过后,凌霄感觉身子一滞,当即睁开了眼睛。

他双目一眯,眼中一阵精光闪动之后,方才将眼前的景致看了一个清清楚楚。

此时他正身处于一座巨大的盆地,被夹于茫茫群山之中。举目望去,前方那些巍峨的山体之上,横七竖八地插满了各式各样、长短不一的灵剑。

这些灵剑有大有小,大的看着足有丈许,小的好像一把匕首。在光阴的侵蚀之下,大部分的灵剑已经灵性全失,仅有少数的一些看着还有着丝丝黯淡的灵光。

“不知道这样的灵剑,虎剑丹对其的逗引还有没有之前那么大的作用?”看到剑冢之中竟然是这样一副衰败的景象,凌霄不禁有点肉疼自己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了。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总不能白来一趟吧。唉,看来徐晓那个家伙还是有点不靠谱啊……希望这次自己不要亏得太惨。

他暗叹一声,手掌一翻,一把灵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接着,他仰头对着空中轻轻喷出一口灵气。

一声清鸣,一把寸许来长的银色剑影缓缓浮现而出,正是凌霄的那个剑灵之胚。

然后,他熟练地将剑灵之胚化作银丝,缠绕在了灵剑之上。

就在这时,盆地之中的所有灵剑都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几乎在同一时间不住颤动哀鸣起来,似乎有着按捺不住的渴望。

凌霄顿时一喜,这还是剑灵之胚就能引动灵剑的反应。看来这些灵剑的灵性,也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差嘛。

于是,他立刻召唤出了虎剑丹。

轰!

一道暴戾的气息立即从虎剑丹上暴溢而出,下一刻,一片五颜六色的夺目光晕,分从四面八方亮起。

“嗖嗖嗖……”

不绝于耳的爆响之声有如落雨一般传来,无数剑芒交织纵横,组成一道绵密的大,向着垓心的凌霄漫卷而来。

“来得好!”

凌霄一阵大喜,袍袖一拂,放出落银沙将自己和虎剑丹包在其中,然后手中法诀不停,指挥着剑灵之胚迎了上去。

当当当当当……

整座剑冢之中,伴随着阵阵金铁交鸣的震撼声响,无数剑气在整个空间弥漫开来。

……

距离剑冢不知道多远的一处月华峰的洞府之中,一名黄发男子正皱眉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块大石头。

石头表面平滑如镜,上面正呈现着一段影像,赫然便是凌霄此时在剑冢之中的情形。

“这个小家伙从哪里来的,看着背景很不一般啊。年纪轻轻不仅修炼出了剑灵之胚不说,居然还有一枚虎剑丹,而且看这样子品阶还不低……啧啧,不知道这是哪个老怪物的徒弟,还真舍得下本钱!不过,这样的出身,难道没人告诉过他进入剑冢磨剑的风险吗?真是奇怪啊。算了,反正此人也不是本峰的弟子,老夫就装不知道好了,嘿嘿……”

黄发男子喃喃自语几句,突然袍袖一拂,大石头之上的光幕表面便泛起一阵轻微的波动,接着所有的影像全都消失了。

……

一个时辰过去了。

剑冢之中,一团金光包裹着一个人影,在他身前的半空之上,一道银光在无数剑光的围追堵截之下,一沾即走,宛如穿花蝴蝶一般地游走不停,场中不时传来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

此时的凌霄脸孔涨红,额头汗水涔涔而落,心中暗暗叫苦。

由于这枚虎剑丹的级别太高,达到了天极极品的层次,所以一来到剑冢,其吸引力简直就像是一块小鲜肉降临到了饥饿的狼群!再加上,虎剑丹那个不甘寂寞的风|骚个性,是以凌霄一下子面临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就在虎剑丹现身之后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漫山遍野的灵剑宛如暴动一般对着凌霄飞来,其中不少居然还是极品灵剑的级别,顿时搞得凌霄一阵应接不暇,手忙脚乱。

虽然之前他已经对虎剑丹逗剑的功能有了充分的熟悉和演练,但是那个时候单位时间以内的灵剑数量,却是凌霄自己设定好的。然而现在到了这里以后,他却无意间忽略了这个问题,导致他受到了整个剑冢灵剑的围攻。

更让他感到心悸的是,这些灵剑的品级、性能、威力都不相同,但是他在剑灵之胚上灌注的灵力却不敢因此而进行差异化对待,否则恐怕会对其造成一定损伤。是以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不管是他的灵力还是精神力,两者的消耗都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惊人的程度。

...

长春好点的牛皮癣医院
高安市骨伤医院预约挂号
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好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推荐
淮安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